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0411-45604890

新闻动态

中国提供一份进入中国市场的要求清单

来源:原创 编辑:admin 时间:2018-03-25 10:24
分享到:
  1他凭借自己的贸易国家主义倾向和对贸易法的充分了解而深得特朗普赏识。特朗普原本将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视为协调美国政府贸易政策的人选,但罗斯因未能达成一份对中国足够强硬的贸易协议而让特朗普颇为不满。
 
  《纽约时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正是莱特希泽去年7月说服特朗普拒绝了罗斯与中方达成的一项贸易协议。
 
  特朗普去年11月访问亚洲之前,莱特希泽反对美国向中国提供一份进入中国市场的要求清单。他一再表示,2001年中国入市以来,美国与中国进行的所有市场准入谈判,最终都没能阻止美国对华贸易逆差的扩大。
 
  目前,莱特希泽对征收关税对象的态度比较分化。他支持特朗普此前宣布的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征收关税,但是私下却担心这一措施可能会伤及美国的盟友,而不是美国贸易的“真正对手”中国。
 
  尽管特朗普否认自己是贸易保护主义者,否认“随时准备抛弃共和党长期以来支持的自由贸易政策”,但莱特希泽2011年便为特朗普早期的竞选言论做了背书:“共和党在其157年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一直是利用贸易政策刺激出口、抵御不公平进口并扶持建立国内产业的政党。”
 
  莱特希泽幼年时在俄亥俄州东北部工业城市阿什塔比拉的一个富足家庭长大,随着工厂自动化并向海外搬迁,他亲眼见证了家乡周围钢铁厂的关门。他的朋友说,家乡制造业的衰落塑造了他对贸易的看法和强硬做派,让他对全球化持怀疑态度。
 
  1980年代,莱特希泽把对贸易和全球化的怀疑带到了白宫。长期负责钢铁贸易谈判的他,成名于美国同日本在钢铁和汽车行业的贸易战。1981至1989年,他在里根政府担任副贸易代表,帮助美国发起对日本等国包括出口配额和惩罚性关税在内的一系列贸易打击。他以关税相威胁,说服日本和其他国家削减对美钢铁出口。
 
  莱特希泽赞同美国早期倡导通过关税实现贸易保护的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和克莱(Henry Clay)的观点,建议“对进口钢铁实施配额,保护摩托车制造商哈雷戴维森免受日本竞争,限制半导体和汽车进口,并采取无数类似措施来维持美国工业的强劲”。
 
  他被视为一位极富经验的贸易战略家,非常熟悉如何使用1995年世界贸易组织(WTO)成立前的各种贸易工具,比如美国对日本钢铁和汽车行业实施的“301”关税制裁。
 
  在里根政府时期与莱特希泽一同与日本进行贸易谈判的普雷斯托维茨(Clyde Prestowitz)说:“鲍勃(指莱特希泽)加入时,日本是美国主要的贸易问题……我们当时正与日本谈判,但我们多希望当时的美国能更像日本(一样强势)。”
 
  一位熟悉他的律师表示,莱特希泽在谈判中的个人风格非常独特,“善于利用粗俗的幽默语言让对方自乱阵脚,这可能是一种非常有趣和有效的方式”。
 
  离开政府部门后,莱特希泽成为职业律师,继续维护美国工业的利益,并代表美国钢铁公司等钢铁业巨头对外国对手发起贸易诉讼。这些美国钢铁企业宣称自己的业务因受到外国竞争冲击而萎缩,因此寻求政府保护。
 
  在去年1月被特朗普提名为美国贸易代表之前,莱特希泽还曾担任世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该所是美国三大律所之一,被《福布斯》杂志称为“华尔街最强律所”。
 
  与特朗普一样,莱特希泽视中国为全球贸易体系的最大“冒犯者”。他指责中国利用政府补贴建造太多工厂,导致产能过剩,还说中国的贸易行为是对全球贸易系统“前所未有”的威胁。
 
  实际上,莱特希泽早在2010年就主张对华实施强硬的贸易政策。他在当年提交给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US 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的一份长达35页的证词中写道:“中国加入WTO时曾向美国政府和公众承诺,中国入世能为美国带来巨大的经济和贸易利益,但过去10年的经验表明,这些承诺大部分都没有实现。”
 
  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是在中国入世背景下,美国国会为了监测中美贸易交往对美国经济与安全的影响而在2001年特设的机构。
 
  在证词中,他还分析了不应对中国入世抱有乐观预期的三个原因:
 
  “一是美国政策制定者没有认识到,中国的经济和政治体制与美国对WTO的构想在根本上有多么不相容;其次,美国政策制定者严重误判了西方企业将其运营转移到中国、并从那里服务于美国市场的动机;第三,美国政府在回应中国的重商主义时一直非常被动。”
 
  莱特希泽当时就建议,美国政策制定者应当更为严肃地思考中美贸易之间的不平衡问题,并对华采取更加激进的贸易措施。
 
  

上一篇:更多是一种外交辞令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