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0411-45604890

新闻动态

不惜精神矮化的网络社群

来源:原创 编辑:admin 时间:2018-05-31 14:38
分享到:
  一个选女团的节目嘛,女团最终是要迎合市场的,那按照市场的眼光,对一个女团的要求当然就是“声台行表”了。如果一个成员唱、跳、形象都不行,但价值观很牛逼,我们可能要考虑她是不是走错片场了,《奇葩说》了解一下?
 
  王菊在节目中抨击有些选手是依靠颜值上位的,如果规则就是如此,理应弃赛展现“竖子不足与谋”的独立精神。如果继续参赛,那就尊重游戏规则,现在游戏规则不是又把你抬到首位了吗?会不会有选手抱怨:“我长的比她好看,唱的好,跳的也好,一切都符合大家对女团的想象,我错了吗?公平吗?”哪有错与对,公平与否,一切都是游戏规则罢了。
 
  王菊的拥趸自称“陶渊明”,现在这帮精神独立的“陶渊明”四处拉票,我不知道这种随意打扰别人的行为,怎么就叫“精神独立”了?叫“讨人嫌”知道了吗?
 
  这阵风过去之后,最可怜的可能还是王菊。你想想李毅就知道了,“帝吧”崛起为第一贴吧,“屌丝文化”席卷全国,但给李毅大帝没有带来任何收益,他最新的一条微博才寥寥12个转发。
 
  正如李毅也没想到毅丝群体的庞大,王菊恐怕也没料到“菊中人”的复杂。构建“菊文化”的驱动力有好玩、恶搞、真心喜欢等等,但“王菊”能立足的因素唯有作品,不然“菊文化”与“菊”本身无关就是一个定论了,届时王菊也是菊外人。
 
  人们似乎太想通过投票去打破规则、打破认知、打破陈旧了,可惜这样的票只能用来操纵一场游戏。如果你是80后,当年是不是也以“毅丝”自称,混在“帝吧”,动辄出征狂踩“窝狗吧”,旌旗一挥就踏平“玉米吧”,“帝吧出征、寸草不生”是何等盛况。这些人还创造了诸如“毅丝不挂”等黑话,输出了“白富美”、“高富帅”、“矮矬穷”、“黑木耳”等流行词。
 
  实际上,“帝吧”文化肇始于小群体对“大帝”李毅的吐槽以及负向创作,到最后发展为以内涵自居、不惜精神矮化的网络社群。它壮大时已与“李毅”无关了。
 
  再看近来爆火的“菊文化”,你能说现在的年轻人玩出什么新花样了吗?从“黑转粉”的演变,到语录的散布,到黑话的创造,再到群体化动作制定,别无二致。你作为80后完全可以自豪的说一句:切,都是我们玩剩下的。
 
  那么,大部分对“王菊现象”的理论分析、代际分析,都是扯淡,本质上讲,它更像是网络亚文化上每隔十二年的一次轮回(2006年算是帝吧价值观输出的一年),这十二年中间还有一些小的亚文化,譬如:凤姐、曾哥、谭望嵩、郜林等等。但直到王菊鹊起,才算真正成了气候。
 
  很多机构在分析“王菊现象”时说到,王菊所散发的女性独立态度,代表了很多人向往的价值观。我觉得如果是一个真正追求独立的女性,为什么还要到这种土味浓郁的娱乐场上,任人评头论足呢?嘴上说:独立、我们不一样,结果还是要在节目组的要求下统一穿上那些符合观众审美的衣衫,散发不同款式的风情。我也不知道这种需要粉丝应援,时不时搞个投票决定顺位的的女团能彰显什么女性独立的态度。
 
  我认识的独立女性还真不是这样的。
 
  很多人对《创造101》有误会,把它看成是一个竞技项目了,那你就会投射进那些更高、更快、更强的意念。实际上它就是一个娱乐综艺游戏节目,你能想到更多的就是:规则、剧本与设定。